下牌九的技巧|怎么玩牌九必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新聞熱線:0576-89333389 E-mail:[email protected]

巴黎圣母院一場大火,燒出了朋友圈的三觀鴻溝

時間:2019-04-19 18:18:13     


集體抵制996工作時,朋友圈同仇敵愾,一致聲討無良資本家;奔馳車主哭訴維權時,朋友圈競相轉發,共同支持車主維權;視覺中國濫用版權時,朋友圈齊心協力,把版權流氓拉下馬。


每次新聞事件,雖然偶有不同聲音,但大家的意見還都是大同小異的。任誰都想不到,讓朋友圈三觀分裂的,不是身邊發生的八卦,也不是什么國內社會新聞,甚至都不是事關中國的國際新聞…而是一場燃燒在8000多公里外的大火。

 

一、天道輪回派


萬萬沒想到的是,居然會有人把巴黎圣母院和圓明園被燒毀聯系起來!


國恥的確不應該被遺忘,從巴黎圣母院聯想到圓明園似乎也說得通。可是用圓明園的傷痕去嘲諷巴黎圣母院天道有輪回,又是怎樣的一種無知和狹隘?


更讓人感到憤怒的是,大家為巴黎圣母院感到惋惜也要被這種人噴為“圣母”。“你們為巴黎圣母院惺惺作態表示震驚、痛惜、遺憾都是為了裝逼而已。”“怎么沒見你們為圓明園感到遺憾?”


我實在不能理解把圓明園和巴黎圣母院對立起來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這兩個建筑可以說都是人類文明的瑰寶。伏爾泰說:“希臘有帕特農神廟,埃及有金字塔,羅馬有斗獸場,巴黎有圣母院,東方有圓明園。”現如今,碩果僅存,保存完整的只剩埃及金字塔了。我們當然應該痛恨火燒圓明園的侵略者,但這和為巴黎圣母院失火而感到惋惜并不矛盾。


這些人的腦回路也很容易理解——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巴黎圣母院是法國的,所以法國的國寶被火燒是“天道好輪回”。


可問題是,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圓明園毀于1860年。燒圓明園的人不是建巴黎圣母院的人,他們之間整整隔了700年。而且當時火燒圓明園是法蘭西第二帝國,現如今的法國是法蘭西第五共和國。一個是封建國家,一個是現代文明。如果第二帝國的罪行,要讓第五共和國來承擔的話,那陜西人應該就火燒阿房宮的歷史問題,向項羽的老家江蘇省追究責任。


更何況,讓巴黎圣母院聞名于世界的雨果,也曾經譴責過英法聯軍的暴行:“有一天,兩個強盜走進圓明園,一個搶劫,一個放火,可以說勝利是偷盜者的勝利,兩個勝利者一起徹底毀滅了圓明園。”法國人雨果為遙遠東方的圓明園被燒毀而悲憤不已,為什么我們就不能為巴黎圣母院的燒毀而惋惜?


雨果惋惜圓明園,是基于人類文明的角度,是讓你懂得人類文明的珍惜可貴。而不是給你一個借口讓你等著另一個文明被燒毀時幸災樂禍的!由巴黎圣母院想到圓明園被燒毀、比起圣母院更加感慨圓明園,這些聯想和情感都是人之常情。但一些人假借緬懷歷史之名,實質上則是把自己的情緒強加在另一部分根本沒有提到圓明園的人身上。明明是遙遠法國發生的一個災難,中國人卻在互相傷害。就這樣一件事都能在網絡上無情的攻擊、謾罵、挑撥同胞的人,是哪門子的銘記國恥?!

 

二、矯情祈禱派


這種派別伴隨著每一個災禍新聞出現。為災難祈禱、為受害者祈福,這本是人之常情。但是,10個感慨巴黎圣母院的人有9.5個沒去過巴黎圣母院也沒讀過《巴黎圣母院》,然而有些人的朋友圈矯情得令人尷尬。他們大概還沒搞清燒的究竟是巴黎圣母院還是巴厘島圣母醫院,就開始亂發感慨了。


今天看到最有意思的一個朋友圈是——“阿莫西林,永失我愛。”


是啊!昨天,阿莫西林、阿司匹林、阿西莫夫、福爾馬林、阿里嘎多、卡布奇諾、盤尼西林、卡卡西…他們都失去了心愛的姑娘和鐘樓。


遺憾和惋惜是一個正常人的表現,畢竟巴黎圣母院是人類文明史上一個很有名氣的建筑。但對于絕大部分人來說,巴黎圣母院可能也就在網上、書上見過,你跟它最大的情感交流可能也就是你設置為桌面的壁紙了。在大部分人心中,巴黎圣母院的位置可能還沒自家祖宗祠堂更重要。所以適當的表達一下遺憾和惋惜就得了,過度悲痛和發泄怒火的人都有點自我刻奇了。


博主@抽風手戴老濕在朋友圈的一位朋友就更刻奇了:我朋友圈有一大姐,平時就感情浮夸,巴黎圣母院失火,她發了一長串:最終還是被時間打敗,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哭了一整晚,止都止不住,燒掉的是我曾經的記憶與感情,火焰里散落的灰燼是永遠無法替代的人生,哀嘆這一世,想念這一生,Au revoir 。底下一特手欠的朋友留言:離了?

 

三、刺客信條派


正當天道輪回派和矯情祈禱派打得不可開交之時。一群平日里完全不發朋友圈的游戲宅朋友們也混入其中、加入論戰。這些人不愛出門旅游,自然也沒去過巴黎圣母院;不關心時事新聞,自然也沒第一時間看到失火的新聞。他們唯一的愛好就是玩游戲、看動漫。


于是,在朋友圈一條條圣母院大火的論戰之中,他們突兀地穿插之中,轉發了某個游戲媒體的新聞:《刺客信條: 大革命》或可幫助專家修復巴黎圣母院。外媒援引此前采訪游戲設計師 Caroline Miousse 時的介紹稱,《刺客信條: 大革命》在制作時,工作人員曾花費超兩年時間學習研究圣母院的構造,并同歷史學家一道對巴黎圣母院的外觀進行了精確的數字復原,這或將成為重要的修復參考資料。 轉發語寫道:育碧牛逼!大革命牛逼!


要說明的是,《大革命》完整還原了巴黎的許多街道,對于巴黎圣母院的還原更是精準。于是許多足不出戶的游戲宅,也對巴黎的建筑如數家珍,去一趟巴黎旅游都不用查攻略問導游了。游戲宅中,更注重文字技巧性的人,會編個段子,詼諧幽默:也發朋友圈紀念一下巴黎圣母院。唯一一次去過是15年。我爬上巴黎圣母院頂端瞭望四周,信仰之躍,一次難忘的體驗。今年《大革命》發售也正好五年了。


他們在段子中撕毀矯情祈禱派的面具,也諷刺了天道輪回派的無知狹隘:我去過巴黎圣母院怎么就不能惋惜了啊,我不僅去過巴黎圣母院,我還腳踏威尼斯,徒手爬圣母百花大教堂俯瞰整個佛羅倫薩,在耶路撒冷羅馬巴黎倫敦之間來去自如。


這個派別的人——會覺得有一些遺憾和惋惜,但又認為哭喪悲傷的人太假;會想起圓明園遭受的災難,但又認為幸災樂禍的人狹隘。他們還能從遙遠地方發生的新聞中,找到和自己生活的絲毫聯系。


大概“刺客信條”派才是一個正常人的反應吧…

 

最后還有一派,假裝理性客觀中立,世間皆醉唯我獨醒,亂給別人劃分類。我已經做好被噴的準備了!

 



圖片新聞

水蜜桃采摘
眼下正是水蜜桃成熟季節,縣龍潭果木種植場的桃園里共種有50余畝水蜜桃,產量每畝約1500公斤、售價每公斤16元,這些水蜜桃將銷往寧波、舟山、杭州等地。陳維連  攝    
回港避風
在第8號臺風“瑪莉亞”來臨之前,我縣全力組織漁船回港避風。截至7月9日12時,我縣550艘漁船已進港避風。其中縣內404艘,縣外146艘。圖為部分漁船在健跳港避風。記者 ?陳維連 攝

視頻新聞

各代表團分別對縣委、縣紀委報告進行審議
?各代表團分別對縣委、縣紀委報告進行審議
不忘初心 砥礪前行
不忘初心 砥礪前行
中國共產黨三門縣第十三屆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召開
中國共產黨三門縣第十三屆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召開
? 下牌九的技巧